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劳动法苑

《劳动法典》:现实的需要

学法的人首先学的是法理学,学法理学的人首先记住了两个词:法律汇编和法律编纂,而且知道后者远胜于前者。


        法律编纂是国家重要的立法活动。它可以改变原来的立法内容,可以删除或者修改过时及不当的法律规范,可以去除其中矛盾或者重叠之处,还可以创设新的规范性条款。


        经过编纂后形成的法典,已经不是原有立法由分散到聚集的简单组合,而是根据共同的原则形成内在协调、和谐统一、结构合理的法律整体,赋予了该法典在所属法律部门中完整的法律规范体系和最高的法律效力等级。


         刚刚见证了《民法典》的形成、体例、结构和条款,人们更能直观地感知法律编纂对原有立法的提升,对法制经验的确认,对法律失衡的校正,对新型规范的预设和对部门立法的完善。


        我是学法的,后面的两个专业还都是法理学,所以感受更为深刻,期盼也更为强烈:编纂《劳动法典》具有迫切的现实需求。


        一、在规范体系上,长期行之有效的大量劳动法规和劳动政策可以上升为法律。现行的、分散的、自说自话的部门规章和司法解释可以在法典中得到统一,可以进行系统化和规范化表述,从而对劳动关系进行更加有力的调整。

        

        二、在效力等级上,法典在所在部门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律效力,能够取得最佳的社会效果。以反就业歧视为例,我们有劳动法条,有妇保法条, 有残保法比例,有残疾人就业条例,有就业服务管理规定,有等等。然而现实依然很骨感。如果用《劳动法典》专设“反就业歧视篇”,再设反性别歧视、反残疾歧视专章等若干,再有逐条对应的法律责任,你懂的!


        三、在面向未来上,平台经济改变了传统经济的生态环境,也改变甚至摒弃了劳动法适用的对象和条件。由此,劳动基准社会化、劳动保护社会化和劳动保险社会化成为可选之选。通过编纂《劳动法典》,可以将劳动法定位在新业态的座标上,可以将劳动法的调整对象进行新扩展,可以为劳动用工的提供新规范,从而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确立劳动法的新站位。